欢迎来到 - 同仁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人生故事 >

《奇遇人生》:艺人不用去“演”

时间:2018-11-04 00:56 点击:
艺人不用去“演”。综艺节目《奇遇人生》火了,在豆瓣达到了超过9分的高分,。

《奇遇人生》:艺人不用去“演”

综艺节目《奇遇人生》火了,在豆瓣达到了超过9分的高分,

这在国产综艺里几乎算是个奇迹。它的导演是著名的纪录片导演赵琦,他凭借尖锐的社会议题纪录片曾拿遍大奖。

这一次,他想拍摄一档更加真实的、不需要艺人去“演”的综艺。

中新社记者 莫成雄 摄" />

《奇遇人生》拍摄地之一——古巴哈瓦那 中新社记者 莫成雄 摄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行

“地球,五亿一千万平方公里,人类七十四亿四千万,当我们凝视世界时,世界也凝视我们,当我们遇见他们时,我们也遇见了自己。只有出发才是一切的开始。”

这是纪实真人秀节目《奇遇人生》每集开场的固定台词。在这档由主持人阿雅发起、著名纪录片导演赵琦担任总导演的节目里,阿雅会陪同朴树、春夏、宋佳等艺人分别开展为期一周的旅行。

开播仅一个月,豆瓣评分已经达到国内综艺望尘莫及的9.1分。

在常规的综艺节目中,为了追求节目效果,即便艺人坐了十几小时的飞机也要戴上墨镜对着镜头微笑。每个人都是一副妆容整齐、精神饱满的模样。而在《奇遇人生》中,艺人不需要表演自己,只需要做回自己。

第一期里,小S到非洲寻找大象,刚下飞机,面对阿雅的提示“你有没有闻到草原的气息。”小S不解风情地回答“我只能闻到汽油的味道”,第五期里,朴树刚到机场,就对阿雅说,“我很后悔(来参加这个节目)”。

这些看似尴尬的真实却成了节目最大的亮点,它不预设脚本,主题也不相同:有小S在非洲偶然看到大象被猎杀后,联想到保护野生动物的主题;有毛不易在台湾参与音乐治疗项目后对社会养老问题的关注;也有窦骁在攀登大洋洲最高峰时与人类极限对抗的故事。

“节目策划之初,有担心过年轻人是否爱看这样的节目,但是看到B站上面的《我在故宫修文物》《国家宝藏》等节目在年轻人当中的流传度也非常高,包括之前也有《见字如面》特别文化项的内容,它本身的内核和营养度非常高,其实年轻人也是喜欢的。所以我觉得并不能说年轻人喜欢的东西它一定就要特别幼稚或者肤浅,这是对90后最大的一个误解。《奇遇人生》奇妙的地方,就在于无论你是涉世未深,还是你有非常多的阅历,你都可以从中找到共鸣,因为纪实内容总是更容易产生代入感。”节目总导演赵琦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艺人根本不用考虑做戏的事情”

“一部叫做《奇遇人生》的综艺纪录片,最近在豆瓣以高分炸开了以往综艺片的排分榜。我心里按捺不住地欣喜井喷了,即使去菜市场买菜也对抠门儿的鱼老板咧嘴笑,鱼老板被吓坏了,因为以往我都是对他的货挑三拣四。”摄影师Rocker在《奇遇人生》的摄影手记里如此写道。

他是第三集窦骁挑战大洋洲最高峰查亚峰的主力摄影师,也是Jimmy Chin工作室中国制片人,美国国家地理特约摄影师。

2018年年初,Rocker的好朋友孙斌打电话,问他有没有兴趣拍摄亚洲最高峰查亚峰的攀登,此后,《奇遇人生》节目组的分集导演欧大明约他在咖啡馆见面。

去之前,他查阅到这个团队成员的相关资料:总导演赵琦参与的《归途列车》《大同》《千锤百炼》等独立纪录片获得过艾美奖、伊文思奖、金马奖、圣丹斯奖在内的多项大奖;分集导演欧大明导演的《广州1949》获得过广州国际纪录片节评委会特别奖;摄影师孙少光更是纪录片界的大咖。

咖啡馆叙谈后,他得知拍摄对象是窦骁,Rocker当即决定加入这集片子的拍摄。

像其他每集片子的流程一样,他们前期会到目的地堪景。Rocker发现攀登查亚峰的固定线路上绳子太多,拍出来不好看,考虑重新开辟一条新线路。

总结了堪景情况后,Rocker认为正式拍摄时会面临两方面考验:一是体能,二是高海拔拍摄的适应能力。于是,他开始每周进行三次训练,每次200个俯卧撑、200个引体向上。

“这是户外运动拍摄的基本要求,一个户外摄影师必须比拍摄对象在体能上有优势,这样才能在扛着器材的情况下跟得上拍摄对象。而且这个节目是不做设计的,可能还有更多的意外情况,所以基本工作一定要做到位。”Rocker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因为大本营海拔超过4000米,剧组到达大本营下边酒店的第一天晚上,每个人都在与自己身体和精神做斗争。孙斌作为著名登山人,已经登顶查亚峰6次,而且还经历过两次生死关头。单纯从体力上讲,如今,这座山对他就像“在香山散步”,但是这次他带领的是一队业余选手,天气阴雨连绵、队员体能的差异都是隐藏着的风险。

天气是第一重考验,连续五天的阴雨让节目组备感焦虑。要知道窦骁给节目组的时间只有8天,去掉往返的两天,能够登山的时间只有6天,而前四天一直在下雨。

最后一天,雨渐渐停了。远边天际厚厚的云层开始散开一角,趁着这个机会,剧组坐直升机从云层仅有的缺角飞向登山大本营。

接着,高原反应来了。第一晚在高海拔寒夜露营,摄影师孙少光因为高反加剧了感冒症状,咳嗽声在夜晚持续不断。

凌晨4点,恐高的阿雅也挣扎着起来,跟随团队登山。“她本来不用跟我们一起登山,但她已经来到了山脚下,挑战自我的心还是很强烈。虽然半道上她还是因为高反折回去了,但很多观众看到阿雅不能继续登山时哭泣的时候都很触动。人性深处的纠结,真的是我们想表达的内容之一。”分集导演欧大明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连Rocker也有高反症状,高山拍摄最要命的是氧气不够,在海拔上升后他必须赶紧停下来调整呼吸才能保证摄像机的稳定。

其实,Rocker此前不止一次拍过综艺节目里的窦骁,也见证过他的“演技”。2015年的美国行、2016年的乞力马扎罗,那一次是攀登海拔接近6000米的非洲最高峰。海拔3600米的时候,窦骁面无血色,血氧只有不到40,只是正常指标的一半,Rocker走在前面,回看窦骁在向导的搀扶下一步一步挪。到达峰顶时,窦骁问“我们是不是要拍些登顶的镜头?”随后,他深呼吸几次,站在镜头前说话时,脸上已经是满满的阳光和活力。“当时说完后,他就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表情痛苦。但是这个节目不需要这样的表演。他只需做他自己,享受登山的过程就好,这样纪实的节目其实会让大家都特别舒服,艺人根本不用考虑表演、化妆、台词等做戏的事情。”Rocker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用自己的眼光看待属于自己的世界

第一期节目在腾讯视频的播放量已经突破四千万了。“那又如何呢?对于一个被贴上综艺标签的节目来说,腾讯方面对播放量的考核显然不是千万级别,可能是亿级别的。”总导演赵琦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赵琦此前的纪录片都是关注当下尖锐的社会议题,此次转型做综艺节目,也是想为此纪实综艺的类型“做一些探索”。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