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同仁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人生故事 >

七幕人生:本土化音乐剧6年演出超1000场

时间:2018-11-07 07:42 点击:
杨嘉敏受访者供图很多小女孩听着“灰姑娘”的故事开启了自己的“公主梦”,如今正在北京上演的中文版音乐剧《灰姑娘》,让孩子们在“神奇魔法”互动中得到音乐、

很多小女孩听着“灰姑娘”的故事开启了自己的“公主梦”,如今正在北京上演的中文版音乐剧《灰姑娘》,让孩子们在“神奇魔法”互动中得到音乐、舞蹈等美的熏陶。

这样的剧是七幕人生创始人兼CEO杨嘉敏看好的“稀缺资源”。2009年从北京大学英语系毕业后,杨嘉敏赴日本在软银集团工作两年,2012年回国创办七幕人生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致力于引进经典音乐剧的版权,制作中文版在国内演出,6年来演出超过1000场。

“越难越说明这是一个壁垒,后来者很难复制”

“七幕人生”取自莎士比亚的戏剧《皆大欢喜》,里面把人的一生分为七个阶段,从婴儿到暮年,每个人都有登场和退场。杨嘉敏希望用音乐剧把人生故事讲述得更精彩。

杨嘉敏大学时就喜欢音乐剧,在日本工作时,她看到了音乐剧市场的潜力和可复制性,专门做了一下研究,发现其票房竟能达到电影票房的70%~80%,较大的两三家公司能占有约90%的市场,其模式是从欧美引进经典音乐剧,改编成日文版演出。

联想到中国文化市场处在消费升级期,经典音乐剧市场还是空白,杨嘉敏索性把爱好和创业结合起来。

音乐剧是一个相对小众的市场,杨嘉敏一开始把核心观众年龄定位为18~25岁,“这拨人是音乐剧的资深粉丝,他们能看懂很多梗”。比如《Q大道》,几乎场场爆笑不断。

观众随着文化市场的复兴在成长。七幕人生的《音乐之声》上演后,很多人反馈希望有“合家欢”的作品,这样全家人可以一起看。所以,杨嘉敏和团队决定拓展观众群,把家庭观众放在首位,“像我们马上要做的《放牛班的春天》,大人也能从中找到许多乐趣,这类内容在中国很稀缺”。

“我们判断音乐剧好坏一是有没有好的故事,二是有没有可以被传唱的旋律。”杨嘉敏挑选剧本很用心,会选那些在国外获过知名奖项,具有跨文化迁移可能性的作品。

在谈合作的时候,国外版权方最看重能否把剧做好,有没有运营的能力。所以杨嘉敏努力地带领团队增加制作能力和体量,“你要匹配相应的实力去拿到那个剧”。2012年,创业之初她在英国看到一个剧,从2013年开始版权谈判,由于此剧所需的制作难度很高,一直到今年才谈成功。

音乐剧本土化最难的是翻译,外语中的“笑点”让中国观众笑出来并不容易,“每翻译完一个剧,译配的同事都会掉一堆头发。”杨嘉敏说。

在制作过程中,组织团队运营,使每场演出有序进行,确保即使演100场,演员也能保持好的状态,这在杨嘉敏看来是“很重的事情”,需要非常精心化的运营与管理。杨嘉敏庆幸,公司基本摸索出了自己的标准化制作流程。

“要踏踏实实深耕这个行业。”杨嘉敏展示了一种逆向思维,“越难越说明这是一个壁垒,后来者很难复制。”

一个“三无”的音乐剧最后一票难求

1987年出生于浙江衢州的杨嘉敏,有很多亲友经商,从小耳濡目染的她也一直有创业的想法:“大方向想清楚,只要有30%的把握,就去做吧!在做的过程中,见招拆招!”

回国创业,她第一个找的人是“当时唯一认识的活跃在戏剧圈”的大学老师约瑟夫·格雷夫斯,他在北大执教戏剧已有10年,“他觉得普及戏剧的最好方式是把作品做出来,让更多人看到”。

他们选择的第一个剧本是在中国家喻户晓的《我,堂吉诃德》。杨嘉敏拿出工作攒下的积蓄30万元,投入音乐剧的制作中。没有演员,就找了北大的学弟学妹演,约瑟夫亲自饰演堂吉诃德;没有大剧场,就在一个100多人的社区小剧场演;没有观众,发动所有亲朋好友来看。

但是没有钱做宣传,着实让杨嘉敏费了一番心思——当时微博很火,她就翻看一些大V的号,看谁提到过音乐剧,说明对这个行业有兴趣,就发私信请他们来看,“一次不成多发几次,还真的请来一些大V,他们看完剧主动发了微博,其实我们没有任何私交。这是当时唯一的宣传手段。”杨嘉敏回忆起来依旧感慨。

20场英文的《我,堂吉诃德》,由于“良心制作”和大V宣传,最后几场竟一票难求,这让坐在门口售票的杨嘉敏有了信心。

也是在售票时,她遇到了后来成为合伙人的中文译配程何,两个人聊起音乐剧,有许多共同见解。程何优秀的翻译功底坚定了杨嘉敏走音乐剧本土化的道路,第二部剧就开启了中文版制作。

“和时间做朋友,做得越久可能做得越好”

“一个新品牌想要落地,往往是年轻人先尝鲜。”培育市场成为“七幕人生”当前着力在做的事。他们制作了集锦作品《你好,音乐剧!》,与教育部的“民族艺术进校园”合作,2017年走进了50多所高校推广音乐剧。

亲身接触是音乐剧推广的最好办法。杨嘉敏介绍,公司成立后第二年做用户调查时,80%的用户是第一次进剧场,今年上半年的调查中这一数字变成了30%。

拓展新市场是杨嘉敏带领团队积极在做的另一件事,暑期夏令营就是从去年开始的尝试。在做合家欢剧目的时候,有招募小演员的需求,团队发现观众是一个很好的来源——许多孩子看完剧以后,有强烈的意愿学习音乐剧表演,既可以作为兴趣培养,又有机会到舞台上体验和锻炼。

杨嘉敏很看好这项新业务,认为不仅能提供给孩子艺术课程和启蒙,还可以培养音乐剧的长期用户:“艺术培训是一个存量加增量的市场。”

不过,她也强调:“演出肯定是我们最核心的一块儿。”从刚创业时演出只能在100多人的小剧场,到现在2000人的大剧场;从一开始只在北京,到现在每年在50多个城市巡演;从巡演又到即将在北京、上海、深圳投建自有千人剧场,这些变化令杨嘉敏感到踏实,公司今年顺利拿到了B+轮融资,并且开始盈利。

“我们做这个事儿一方面能让中国观众不出国门,就能欣赏到世界上最优秀的音乐剧;另外一方面艺术教育能够改变下一代的审美、创造力。”杨嘉敏觉得,这是可以一辈子去做的事业,“和时间做朋友,做得越久可能做得越好”。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